韓國戰狼Wolf選擇退役,曾因無腦支持LCK被噴到哭

2019年11月30日 發表評論 閱讀評論

SKT戰隊前輔助選手Wolf最近宣布了自己的退役,他在S9小組賽打完后,因為預測LCK將包攬冠亞,貶低LPL將全部被淘汰,讓大韓民國網民欣喜若狂。不過隨著LCK戰隊的陸續失利,有玩家因此責備他辱罵他,小胖子只能在直播期時默默抽泣,成為笑談。

11月29日,Wolf透過INVEN采訪宣布自己退役的消息,以下為采訪全文。

Q:好久不見了,過得怎么樣?

Wolf:是的,時隔很久了。我的話,就是想吃的時候吃,想睡的時候睡。在韓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過得很開心。

Q:在土耳其戰隊的時候很遺憾沒能進入世界賽, 今年的心情如何?

Wolf:真的很可惜,因為真的就差一點點就能贏下來。雖然我對自己的競技狀態和生活在一定程度上都感到滿足,但是結果并不令人滿意,是很遺憾的一年。

Q:我們今天在吃烤蛤蜊,選擇吃這個的原因是?

Wolf:平時不太容易吃到。肉啊,生魚片什么的,平常可以自己吃。烤蛤蜊的話,是邊看電影邊喝酒的時候應該存在的東西。

Q:好想很想做大人之間的采訪,那好像得關掉錄音。

Wolf:是這樣的,我雖然只有二十四歲,但偶爾會那樣,比起在咖啡店只喝咖啡接受采訪,更想邊喝酒邊敘述,這樣說出來的東西更加有人性。

Wolf專訪:因為精神問題無法繼續打職業

Q:是吧。那現在集中說一些想說的話吧。

Wolf:我真的苦惱了很久,每一天想一百次,想法也經常改變。主題是關于是否該繼續打職業。開門見山,我現在想退役了。屬于我的時代好像結束了。為了說這些話,我來到這里接受采訪。

Q: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呢?

Wolf:現在還沒有人知道這些。只有kkOma和我的經紀人知道,我因為自己的精神問題沒有辦法繼續職業了。

Q:最近有選手因為強迫癥放棄了選手生涯,你的情況也類似嗎?

Wolf:很相似。我有四種精神疾病。我自己也很難想象。首先是很多現代人都患有的憂郁癥,除此之外,還有適應障礙,不安癥,恐慌障礙。在接受治療,而且已經很長時間了,那是從17年開始吧。

Q:是在SKT的時候呢。據我所知當時隊伍是有心理商談師的,那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嗎?

Wolf:說起是如何知道的要從16年開始說起。當時一玩游戲,就會覺得胃有點惡心,但當時只是覺得是因為緊張。但從17年開始全面惡化。從那時開始,無論比賽輸贏,比賽結束之后都會在衛生間嘔吐,等到沒事了,才能去接受采訪。

當時去了醫院,被診斷為輕微的適應障礙與不安癥。從那時開始,我跟隊伍說了我的健康狀態,每周也都和商談師商談。但當時,得到的答案是,必須愿意現在的環境才能有所好轉。那一年就那樣過去了,17年底的時候,利用休假時間短暫地脫離了職業選手的生活,18年年初的時候好轉了一些。

但是之后,真正的恐慌障礙來到了。對于粉絲來說,可能只是單純知道我的身體不太好,但當時已經不是比賽完去嘔吐的狀態了,而是從摘鍵帽開始到甩開椅子,躲在桌子底子,一躲就是十分鐘,發抖,哭泣,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等到好一點,教練組就會過來接我。就這樣過去了幾個月。

隊伍給了我很多的照顧,在季中賽之后開始療養,還好,那時候Effort打得很好。進入19年,我問自己,是不是韓國生活不適合我?要不要去海外生活一段時間看看,于是我去到了海外。但同樣,還是會在休息室里持續這樣的癥狀大概15分鐘。

之后我又回到了韓國,但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還能繼續職業生涯。現在看來好像是不行了,很難繼續這樣的生活。但如果說是因為實力下降新舊交替之后退役的話可能會讓我更好受些。但并不是這樣,所以還是很可惜。身體健康問題首先擺在了面前。

Q:過去的幾年,一直反復提起退役,讓粉絲很著急。雖然你不說,但現在的我們也能知道當時的你因為情況糟糕應該有過很多煩惱,即使這樣,還是抱有能好轉的可能性吧。

Wolf:沒錯,我也想過,等自己的心情平穩一點情況可能會好一點。我也自己找了很多患有恐慌障礙原因的資料,比如可能是來源于觀眾的反應,或者是對自己表現或者集團壓力等等。結果找到了原因。我越努力玩游戲,我的恐慌障礙越為嚴重,如果就只是玩,那么就會好很多。真的沒話說。

知道這個事實后,作為職業選手一直經歷著激烈生活,對我整體而言會造成很大的損害。雖然很可惜,但是到了退役的時候了。對任何人說退役這件事都不容易。向外發泄的話,會出亂子的。

Q:是這樣啊。退役之路并不順心,留下了很多遺憾。

Wolf:很傷心,真的。我依然我不覺得我打不好了,如果我沒有這樣的疾病,我會在之后的幾年更加努力做給人們看。

Q:這么一說看上去有點嚴重,因為感覺這不是Wolf選手個人的問題,對于這樣的問題,其他選手有一起分享苦惱嗎?

Wolf:不太知道,可能是我太封閉了。我只和身邊認識的人聊這個話題,知道我有這個問題的職業選手應該也沒幾位。

Q: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有征求身邊人的意見嗎?

Wolf:征求了很多。包括kkOma哥,經紀人,還有一位哥哥。大家都對我說,雖然很累,但是不會可惜嗎?不會后悔嗎?我聽到這些我很感動,因為我真的想繼續走下去。但是,恐慌障礙已經滲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只要我的情況出現起伏,恐慌障礙就會找上門來。而且也到了向父母透露事實的時候了,這樣看來,我不希望Wolf死掉,而是希望李在宛死掉。

事實在幾天前,我還在考慮下一個要去的隊伍。但就這一周時間,恐慌障礙出現了兩三次,現在已經不是時候了。

Q:做出這樣的決定后,身邊的人說了些什么?

Wolf:還沒跟任何人說過。因為當我還在猶豫的時候跟他們說的話,很容易被他們動搖,然后再次反悔。所以,我做了決定并冷靜地說了出來,這樣好像才對。

Q:改變一下氣氛,說說過去的事吧。不知不覺已經有8年的職業生涯了,印象最深刻的時候是?

Wolf:甚至可以說是意外地進入了職業隊伍。最近可能因為退役的想法增多,反而想起很多一開始打職業的時候。那是我生日的時候,我在網吧玩游戲,接連收到了三個隊伍的聯系。Najin,IM還有SKT。

那時候IM說宿舍和我家很近,所以聊聊看吧。我就坐著他們的車,結果坐著車繞了小區一圈。現在想想看,怎么會用那樣的方式面試呢?真的很好笑。然后我去了SKT,當時的打野選手是Bengi,但是,因為那是Bengi要去別的隊伍打比賽,所以我就坐上了打野替補的位置。后來Horo來了,我得在輔助和打野中選擇首發位置,我本來是說打輔助,但又要競爭上崗。所以我去了Najin。我至今記得那充滿動力的一個月,是一個新的世界,很有意思。

Q:雖然你在很多隊伍呆過,但是無論如何,SKT.Wolf會留在人們心中,在SKT的最后一年,自己留下了哪些記憶?

Wolf:每年進行職業選手生涯,都想在鼓掌聲中離開。如果我的競技狀態不好,就應該毫不猶豫地離開。所以18年的比賽沒有打很多,也沒有打好,感覺很抱歉。但那時候我認為我的確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不忍心離開舞臺,因此在如此不好的狀態下,我一直十分努力。

Q: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小插曲嗎?

Wolf:Bengi參軍之前,在送別會上我們一起在烤肉店喝酒,我那時候不懂喝酒,喝兩口啤酒就暈過去了。之后來著Bengi哭著說,哎呀,這樣走了可怎么辦啊,然后我回來吐了一整夜,去了急癥室。那時候真的喝不慣酒。

Q:Wolf在海外也很受歡迎,大家喜歡你愉快的樣子,之前英文流采訪姐姐說和Wolf的采訪很開心。

Wolf:是的,我也和她拍了照片,我經常想,這個姐姐好像不太會化妝。啊,這是贊美。因為實物和照片都很美。

在MSI上,我曾經把Aphromoo的鍵盤和鼠標都換成我的。我當時使用的鼠鍵別的選手都用不來,在LCK也只有我一個人使用,所以在比賽的時候我也自己呆了過去。我后來跟他道歉了,他很酷的跟我說,只有最強的選手才用這個設備。

還有那時和G2的Mithy選手,我一直和他聊關于BP方面的話題,我當時的表現不是很好,所以自己給他發消息的時候也會感到猶豫。如果有可能,我還想繼續發消息跟他問候。

Q:如果要說一樣在職業生涯中完成的東西的話?成為建筑物的主人也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吧。

Wolf:當然。是一樁偉業。但是讓大家更多認識到我,能提起我的名字,看到一些東西的時候能想起我,會讓我感到自豪。

Q:如果有遺憾的話?

Wolf:雖然是很幼稚的想法,但每個人都有共感吧,那就是不能成為‘歷代最強’還挺可惜的。如果我再打幾年,等到第十年的時候,會想要聽到,輔助的話,當然就是Wolf這樣的稱贊。但必須在這結束了,很可惜。

Q:但從結果來說,也有過符合世界最強輔助稱號的時候吧。自己滿意才是最重要的。

Wolf:沒錯。雖然大家的評價也很重要,但自己的滿意度也十分重要。做得好的部分和做的不好的部分都很多,也有很多地方沒有其他選手做得好。

Q:最近的轉會消息中,之前在一起的SKT成員都在尋在自己的路上彼此走散了,站在退役的角度上來說,心情很微妙吧。

Wolf:很遺憾,因為覺得自己還能做下去。他們看上去也就是我的同期,無論是Bang還是Faker還是kkOma監督。但很可惜,我一個人先退役了。任誰看都覺得會永遠一起走下去的SKT,好像要一個一個地散開了。可能隨著時間的流逝,之后在職業舞臺上也可能看不到Faker了,那時候,我們熟知的SKT還是SKT嗎?老實說我現在都有那樣的想法。雖然也是一直為SKT加油,但還是有些苦澀。

但值得一提的是,Faker還依然獨自堅守在SKT,作為選手,我很尊敬他。我也相信他以后能做得很好。

Q:有沒有什么沒有對前隊友們說過的話?

Wolf:好像有點形式主義。首先,我最感謝的人就是kkOma監督。退役之后會叫他哥,真是十分感謝他。其次是隊友們,不僅是SKT的隊友,還有其他所有隊友。最后是事務局,經紀人,以及其他工作人員。他們都很辛苦。還要感謝粉絲們。

噢,對于盲目惡評者,我還有話要說,我有時候想,我們到底是犯了什么錯誤啊。雖然也有正當的批評,但很多時候,真的不是。

Q:想在想做些什么呢?

Wolf:最近只睡三四個小時,一直在想我該做什么,想做什么。先獨自生活一段時間吧。在新的地方體驗新的事物,更加努力的生活。最近在家里和家人在一起什么也不用做,像是無業游民。兩個月期間沒進賬,只花錢,感覺有點茫然。

會想做一下之前被耽誤下的東西,也會重新開始運動,好久沒有運動了,對自己有點生氣。想要擁有自主生活。

Q:所以是從職業選手Wolf成為擁有健康的身體和精神狀態的李在宛?

Wolf:沒錯,而且會努力直播的。還有一個比較長遠的計劃,就是開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網吧。如果你戰勝了我,會給你100小時的上網時長。

Q:你作為選手退役了,之后還能在電競舞臺上看到你嗎?

Wolf:當然啦。看起來退役雖然挺大一事,但也沒有那么大。休息一段時間之后,還可以做教練,磨練一段時間,還能進行解說。前路永遠是敞開的。還想過是不是可以做記者。一般來說,有些選手很受采訪者歡迎,經常被叫去采訪,但有些選手就不是,他們即使有話要說,但也沒有機會。我希望能聽聽這些選手的聲音,雖然可能點擊率不會高。

Q:覺得自己10年之后會在做什么?

Wolf:不知道啊,三十四歲的話,對不起,我不知道。可能在壟斷一個地區的網吧行業吧。

Q:有什么為感到遺憾的粉絲們準備的活動嗎?類似見面會。

Wolf:還沒有計劃,因為如果在那樣的場合自己沒有表現好就很糟糕。雖然是可以哭的。但還是會最大化利用媒體和直播來向他們傳達消息。哎,他們應該會很傷心吧。

Q:不管怎么說,可能采訪內容本身會超過退役成為更大的話題。因為大家平時聽不到職業選手的苦惱,希望能通過這次采訪重新認識大家對于職業選手不為人知的部分。

Wolf:沒錯,希望之后會變好。粉絲們讀完采訪應該會有很多想法。所以我之前考慮說要不要說這些。因為有點傷人。但還是在這個場合中說出來了,希望大家能知道,職業選手也有苦衷,他們也是人。

Q:退役之后可能會來很多聯絡,做好準備了嗎?

Wolf:嗯,我苦惱了兩個月,還做了很多演習,我相信我能應對。

Q:作為職業選手接受采訪,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對粉絲最后說一句話。

Wolf:非常感謝一直支持我的粉絲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是因為大家的力量,才走到了今天。

2016年奪冠之后的采訪中,我把我比喻成無數鋸齒中的一個,在下面支撐我的,是作為一個又一個小齒輪的粉絲們。

轉載請注明來自:[LOL閃電站]http://lol./5246.html

  1. 寧王妃
    2019年11月30日14:45 | #1

    這貨跟bang的組合是真的厲害,他輔助釋放的技能太精準了.性格還跳讓人討厭,吹完牛逼還不打臉.走了以后uzi小明下路才統治.